风暴聚集。

德德德德德

心脏和酒#UKFr#

弗朗西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痛楚。心脏周围的组织估计都烂掉了,每跳动一下都会撕裂出更大的口子,他想,最终它会破碎的。不过也有可能在这之前,它的跳动就已经停止了。

弗朗西斯觉得,拉着亚瑟的手的感觉跟以往任意一个姑娘的感觉都不一样。亚瑟的手指更粗,手掌更厚,指节更长——一句话,更加让人安心。于是弗朗西斯就这么拉着亚瑟的手,在夜幕笼罩的公园里走来走去,走来走去。他希望能一直这么走下去。

在自己身边的亚瑟和平日里的亚瑟不太一样,尤其是声音,简直低的让人心碎。他经常把亚瑟搂紧怀里,听他在自己耳边用声带振动出动人的频率。弗朗西斯认为自己已经深深地沉溺进去了,像充满罪孽的人在圣水池中洗澡。听一遍不够,两遍不够,三遍还不够,四遍更不够,他想把这种声音烙进灵魂深处,能在脑海里无限的循环。

可是心脏还是很疼。可能是喝了太多莫吉托的缘故吧,他得换瓶苏打水了。不行,忍不住拿了手边的酒瓶往杯子里倒了点——是琴酒,不错。弗朗西斯满意的咧了咧嘴角。

顺手往杯子里丢了柠檬瓣,撒上颗粒不那么分明的砂糖,这步骤是科林斯,弗朗西斯该换换口味了。它更软一些。

他又想起来亚瑟的那个吻,如此的软。

不,弗朗西斯不想回想起来。

他伸手拿杯子,吞咽了口冒着咕嘟咕嘟气泡的液体,杜松子的味道,英国人的味道,亚瑟的味道。

弗朗西斯无故的想爆粗口。

他站起身恶狠狠的把装有没剩多少科林斯的杯子扔在地上,玻璃碴子不乖的喷了一地,弗朗西斯很想被它们扎到,不过很可惜,没有。

他不满的为自己斟了一杯棕黄色的液体,混合着浓浓的茴香味道,艾草味道,他表情变得满意,这是巴黎的气息。

加了冰水,液体变得混浊,像化学实验一样有趣。他禁不住又回想起自己和亚瑟一起在实验室里工作的时光。

弗朗西斯不想忍了。但他不知道该骂什么好。

亚瑟。亚瑟。亚瑟。亚瑟。亚瑟。亚瑟。亚瑟。亚瑟。

弗朗西斯的生活里到处都是亚瑟。

多久以前弗朗西斯就在纸上写下了一句话,他想和亚瑟在一起。

但是如今命运将他们分开,像杯中上层的白色和下层的淡黄色一样,他们不再会融到一起。

#end#


评论

热度(3)